杜银环诗歌作品

采桑子(咏绿菊)

杜银环

 

绿腰深秋舞霜韵,碧雨绿云,碧雨绿云,羡煞桃红柳绿春。

不经意间暗香滚,不是红颜,胜是红颜,人间秋梦也乾坤。

 

 

忆秦娥

杜银环

 

夕阳斜。浓墨重彩涂阡陌。涂阡陌。光阴似箭,岁月如梭。红颜回蓦鬓如雪。天无情意天蹉跎。天蹉跎。鸿雁盘旋,哀哀不绝。

 

 

 

 

 

 

那山那水那桃花

杜银环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还有那花那从内到外自然孕育蓬勃而出的美,也才真的让人震撼。艳极不妖丰胰不傲朴实率真自由奔放也才真的让人难忘。要说这山便是尼山了,不仅仅是因为这儿有天下闻名的夫子洞,而是因为这儿虽然是山却古榆参天遮天避日,那天灵地秀的感觉首先让人“毛骨肃然”了,传说中呈出现过老鹰打扇雌虎喂奶的奇景,物化泽人,飞禽走兽都能这般的灵秀,这儿真可谓是得天精地气之精华了。尼山其实并不是孤山,向南延伸至九龙山向东翻过几座小山一直到泗水县的桃花沟和泉林,古时孔子的儿子曾被封为泗水侯,看来那时尼山群系是被视着一体的,这大大小小的山座座有故事,处处有境致。这水有尼山群系大小泉汇聚而成的沂河和泉林泉系汇聚而成的泗河,两条玉带自东向西流经曲阜,形成了孔府门前倒流水的壮丽奇观,这泉水除了甘甜纯净取之能饮延年益寿之外,泗水源头的泉水居然是世间罕见的恒温温泉,有四个鼻孔的虹鳟鱼就独自生长在这里,而尼山水系就更奇了,夫子洞的泉水居然和孔府大院的井水是相通的,向孔府大院的水井里丢一粒石子能在近十公里之外的夫子洞听到水声,在夫子洞里跺跺脚能在孔府大院的水井里看到水花,好一份奇特,好一份纯净,好一份甘甜啊,她养育了这一方厚实中的温蕴平静,秀外慧中。还有那花,那如焰如霞如虹的桃花啊,她在不经意间开放,没有一点拘躇没有一点做作,是那样的安然从容像一位母亲自然地把她满含乳汁的乳头放进婴儿的嘴里,那绽放的笑颜便是这绯红的桃花,风情而不风流,这桃花开得如此不卑不亢,开得如此神定气闲,开得如此自在从容,仿佛在说这世界本来是这样子啊!是啊,世界本来是这样子,不是吗?

 

椰子椰子

杜银环

 

对椰子树的迷恋不仅仅限于它的传说,如不亲眼所见真的难以读到它骨子里流露的绝美风采。因为生长在北方,通常所见的都是刚直不阿宁折不弯的参天大树,它们的阳刚、伟岸、向上常常让人肃然起敬,然而移植到南方又如何呢?沿途看到的都是它们的残肢断躯,当然那都是台风留下的痕迹或当胸断枝或头顶倒立或根儿朝天……它们一遍又一遍地验证着适应者才能生存的定律,真是北方有“抢打出头鸟”,南方有“风折拔高树”啊,不仅慨叹人生无常,不知些许自负的人作何感想呢!以往对椰子树的想象是一副画有着梦幻般的色彩,终于它们映入眼帘了,刚开始它们只是夹杂在其他的南方树种中个子不高,也不结椰子,在这儿只是装饰和点缀像北方超市和企业门口假的椰树一样,这儿还不是它们真正的家,它们是属于清澈透明的海滩的和海岸上那仰望着大海的座座大大小小的山坡,因为椰树的故乡在海的远方,据说椰子是从海上漂来的,在海岸扎根安家,所以它们总喜欢朝大海的方向遥望着故乡。椰子椰子那迷一样的你啊,你终于像娇羞的新娘在这片海湾真真切切地立在我面前了,细细打量它的模样它真的很高高过北方的大树,高到高不可攀,高到脱俗耸入云端,尽管不伟岸却笔直,尽管不粗壮却非常得强悍,我曾使尽全身力气却难以憾动它的腰肢,我惊异它生存的定力了,它竟能挂满果实椰子屹立在时常狂风暴雨的海滩,突然想起海南的一个施工现场雷人的标语:一切为了求和,一切为了妥协,一切为了生存!当时甚觉大胆搞笑,联想到清朝末年的李鸿章……现在觉有些真实在里面了:看那椰树浑身没有枝杈它懂得圆滑,它的每片叶子沿中心放射状排列又都是有互不相连的小片组成,它知道与风共舞加入它才能不被伤害,它重重的果实啊却增加了它的重力让它始终坚持它自己,它用美、成熟、另类的顽强演绎着适应,我知道为什么有它的地方总是有一副最美的画了,因为它以最淡定自然的方式迎接风雨,生存自己的生存,贡献自己的贡献,美丽自己的美丽,椰子椰子真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呢……

 

主办单位:济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版权所有:济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技术支持:济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信息中心  地址:山东省济宁市红星中路19号  邮编:272000

鲁ICP备:09101708号鲁公网安备 37080202000269号